ECFA之還我漂亮拳

拜讀「[分享] 第一次ECFA就上手」一文之後,算是相當失望。除了看到「挺小英、貶馬九」外,對「ECFA」利與弊分析有種種誤解。
似乎「ECFA」即為「黑箱作業下對台灣短期小惠、長期失利之圖利財團不利傳統產業之非主流民意之對外協議」。小弟深切竊為「ECFA」不平。FTA若都如此不堪,台灣為何也簽了好幾個FTA呢?
容小弟先破梗
若ECFA為「民進黨小英主席主政時提出,對象又不為中國而是日本或其他貿易夥伴呢」?該文作者是否還會花時間來寫下此文呢?
=>因此,請還原ECFA之原來的面貌,平心檢討一下吧
針對該文所述ECFA之三點爭論之處,小弟提出自己的評論:
1.簽署ECFA利與弊
2.簽署的時間
3.黑箱作業

爭議一:ECFA之利與弊:(利)關稅減免重不重要?(弊)產業衝擊大不大
(利)關稅減免重不重要? =>原文作者認為不重要
作者論述
退一萬步來說,即使關稅減免的確會增加產品的出口量,
這個影響也不會是全面性的,而且也不是一個長期的競爭優勢
(弊)產業衝擊大不大? =>作者認為重要
同時,獲得減免關稅的中國產品也會在進口上佔優勢,而侵害相關本國產業。
因此,清單的項目影響了ECFA簽署所可能造成的衝擊。
然而,政府由於政治考量遲遲不肯公布清單內容,
我國獲得減免關稅的產業傳聞中又是石化汽車等,
不免讓民眾產生疑慮,懷疑這樣的簽署是否只是圖利特定財團。
矛盾一:關稅maybe重要
作者指出:
套用我先前的邏輯,其實關稅並不是決定購買與否唯一的原因。
既然「關稅不是決定購買與否的唯一原因」,為什麼對傳產與農業的衝擊如此之大?前後矛盾
矛盾二:關稅減免對台灣生產的「產品與服務」真的影響極微?
作者指出:
更何況,有太多的產品不是只拼價格的,
光靠拼價格戰生存的產業,怎麼能夠作為支撐台灣經濟的主軸?
作者大概忘了支撐台灣高科技產業的兩個龍頭「半導體」與「製造業」、傳統產業「石化、紡織、鋼鐵」等產業,哪個龍頭不是靠拼價格戰生存的企業?鴻海、廣達、奇美、BENQ、台塑三寶、中鋼….
作者指出的圖利財團之產業正巧是受到東協加一高關稅障礙的傳統產業(評估4~7%),ECFA就是要避免這些產業受到關稅衝擊。請參考 2006年經建會 經濟研究第六期一文 pdf
—————-
此外,小英主席 (出處)告訴我們付給中國的關稅並不多,頂多5、6百億,所以沒必要簽ECFA。問題是,哪邊找5、6百億幫產業補上阿?

矛盾三:有替代方案嗎?有!
若因為東協加一關稅障礙使得重關稅的產業出口毛利掉個3、5%,為避免這些關稅障礙是不是要找到能夠避免掉這些障礙的國家來擴大生產?這樣所謂的「根留台灣」留的住嗎?留不住,而這就是「民進黨智庫的替代方案(參考:陳博志  全文 )」!要求高關稅產業去東協/中國大陸投資。若因此被要求「傾中」導致產業外移,原本從事這些產業的勞工與家庭要如何向他們交代?畢竟產業外移會導致失業,犧牲這些人應該嗎?是誰在讓「工作被大陸人搶走」
———
再提供一個數據,根據「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 」99年二月更新之「國民所得統計摘要」統計資料 ( 出處 )指出98年度「國內生產淨額-依行業分」:「農業」佔「國內生產淨額」僅為「2.05%」,請問與2.05%相比,製造業佔比重「21.99%」,金融服務業佔比重「17.14%」
為後兩者爭取「關稅減免,增加競爭力」哪一個對台灣實質影響較大?
=>政府若無作為才是殆忽職守。
作者陳述的看法指出「關稅減免對GDP影響不大」等觀點,但小弟覺得「關稅減免對GDP影響也不小」。
==========
小結:
0.圖利懷疑不攻自破(保護傳統產業)。
1.關稅障礙已然形成,難道只有「勞工失業」的替代方案可選?
2.簽ECFA並不是微利。
3.照顧弱勢產業,難道才是真的提昇台灣整體競爭力?
============
爭議二:簽署的時間
作者說ECFA並不如政府所宣傳的那樣急迫且無可取代,我們還有別的選項可以考慮。
時間上真的不那麼急迫嗎?
小英主席
工具機的生產人,不會因為東協加一受影響,因為主要的競爭對手是日本與韓國。日本與韓國雖然是台灣在中國的主要競爭者,但東協加3其實還遙遙無期。
好,請問小英主席您如何知道目前東協加三與日、韓簽署FTA遙遙無期呢?
您既非日韓談判代表,如何知道談判進度?您如何避免一但談成對台灣產業的衝擊呢?(又要掏空台灣、產業外移?)
小弟是市井小民,僅從報導得知日韓目前已開始接觸洽談東協等國簽署FTA,無論實質談判進度與否,台灣僅能決定我國是否要與東協加一等簽訂FTA。若簽訂,而又早於日韓是否有助於我國產品對外出口之競爭力
如果可增加台灣產品實質競爭力,您說應該是早點簽還是晚點簽呢?非要等到他人先台灣一步,才要漸進式的追趕嗎?
爭議三:「黑箱作業」、「主流民意
作者結論時表示:
決策的過程應該更透明化以獲得主流民意支持和了解,不該黑箱作業。
試問:在任何談判過程當中,有非談判相關人員可知道談判的實質內容與進度嗎?
之前阿扁政府與新加坡洽談FTA時,也沒有看到任何人出來喊黑箱作業。但是現在有,不知道是更民主還是意識型態?
小弟我也贊成決策更透明化,如談判磋商完畢後,針對內容、項目與早收清單等公布國人知悉並交付立法院覆議,若不覆議則逕付公投。監督者要求這些會不會比較合理?
而對於「主流民意」一詞,小弟認為需要更斟酌用詞,因為「主流民意」不是自己說的算吧!?
如果當前政府不是兩千三百萬人民用選票多數決投出來的結果,不能代表主流民意執政,那我不知道什麼才是
作者所提的「主流民意」。
—————–我是分隔線———————-
ECFA 這個議題應該是透過 雙方鎖定焦點、陳述理念,爭取人民認同,為台灣競爭力找到最大交集;這樣才能為台灣人民免除「恐懼」與「疑慮」,找出台灣發展的長久之計。與此同時,扶助弱勢產業協助轉型升級,不只是報喜也報憂,爭取相關產業轉型的活路與寶貴時間。
廣告
本篇發表於 ecfa。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